【金沙4787.com】王大爷说的后生就是三牧关中驴养殖场老板刁龙,牲畜交易一定要有中间人才能进行

刁龙: 我记得当时好像是10元钱一斤,那好,那就过重量吧。

记者:你当时筹款、贷款投资兴建养殖场时,除了创业激情,对成功的渴望,是否想到万一失败了,哪你该怎样应对?

“驴脾气”成就大事业
——大学毕业生刁龙回乡养驴致富四方养驴、爱驴,这头自己亲手接生的小毛驴已成为他的好“朋友”。
src=””
width=350 height=219
/>刁龙养驴、爱驴,这头自己亲手接生的小毛驴已成为他的好“朋友”。
日前,记者慕名来到陕西省三原县鲁桥镇三牧关中驴养殖场,只见老乡们正在成群结队地往场里拉玉米秸秆。王大爷一边卸车,一边高兴地说,往年每到秋收时,玉米秸秆扔没处扔、烧不能烧,堆得村里村外到处都是。现在好了,把玉米秸秆送到养殖场,还能换钱。村里出了个好后生,我们都跟着沾光嘞!
王大爷说的后生就是三牧关中驴养殖场老板刁龙。2009年,刁龙从西安外事学院物流管理专业毕业后,在西安某公司做运营主管,月薪5000多元,干得如鱼得水;爱人在西安开了家旅行社,事业蒸蒸日上。小夫妻俩的日子过得安逸温馨,成为同学乡邻羡慕的对象,刁龙的父母为此感到很自豪。
然而,时间一长,刁龙觉得这种平稳的生活单调乏味,就琢磨着能不能自己干点啥事?一次回到家乡武家村,看到父母为家里养的十几头关中驴在忙活着,他心头一动,发扬光大这一产业不正可以成为自己的创业之路吗?辞职回家养驴,既能子承父业,又能陪在双亲身边尽孝,岂不是两全其美?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父母的思想工作却很难做。当刁龙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时,养了20多年驴的父亲气得脸色发青,“你回来养驴!那我们当初供你上大学是为了啥?”第一次谈话不欢而散。这一回,关中小伙儿刁龙犯上了“驴脾气”。接连数日,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描述着自己的宏伟蓝图。“你们在自家院子里养驴,一年最多才出栏几十头,规模上不去,没有竞争力。让我经营,首先要建一个现代化养殖场,搞规模养殖;还要搞成一个产业链条……不但自己致富,还要带动乡亲们致富!”刁龙终于赢得了父母的理解和支持。
说干就干。2012年6月,刁龙在村上租赁了35亩土地,请专家设计了标准化养殖场方案,初期投入200万元的三牧关中驴养殖场在鞭炮声中破土动工了。施工过程中,刁龙自己当小工,挖地基、搬砖、和水泥,修建起拥有办公室以及员工宿舍、标准化驴舍、料房、青贮池等基础设施的养殖场,开始规模化养驴。随后,养殖场还陆续养起了供乡亲们搞旅游租用的骆驼和马匹。
为了解驴的脾性,刁龙独自一人住在驴舍旁的简易房里,让驴熟悉自己的气味,和驴交朋友,仔细观察、了解驴的饮食、草料喜好,深更半夜为小驴驹儿接生。凭着对市场行情的准确判断,他的养殖、屠宰、加工一条龙产业链搞得蛮顺畅,一年出栏驴1200多头,去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纯利润突破百万元。
为了带动更多的乡亲一起致富,刁龙采取养殖场+农户的模式,在周边发展了6个养殖大户,给他们提供驴驹、青贮饲料,上门跟踪服务、实行统一防疫……每户一年最少可赚5万元。更让他高兴的是,每年把乡亲们秋收后剩余的玉米秸秆作为青贮饲料一股脑全收来,仅此一项,每亩地就能增加纯收入300多元。看着乡亲们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刁龙心里乐开了花。他自己也被评为陕西省大学生自主创业明星。
三牧关中驴养殖场被三原县评为创业促进就业先进单位。刁龙亲自给饭店送驴肉,顺便征求客户的反馈意见。搞旅游的乡亲们来养殖场租用骆驼,这是一个双赢的好项目。驴肉泡馍成为陕西食客的新选择。养殖场的驴肉已销售到陕西全省,还供不应求。给驴儿上饲料如今已经是机械化操作了。刁龙在观察记录毛驴生长情况。

记者:到底现在谁拍板,谁做主。

“我在家和你妈辛辛苦下地劳作,把你供给上大学,你却放着外企的金饭碗不要,非要回农村抱着泥饭碗,你从小长大,见过谁家靠养驴发财的?”听说儿子刁龙要辞职回家养驴,父亲刁照民表示坚决反对,他认为儿子靠养驴发财纯粹是异想天开。刁龙的母亲知道大儿子的“犟驴脾气”,知道劝也是白搭,只能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一个劲地唉声叹气。

刁龙:实心的,而且不发黄。

2012年6月,刁龙利用父亲的名义向亲戚朋友借款加上家里多年的积蓄100万元,向银行贷款160万元,注册创办的三牧关中驴养殖场开始破土动工,用了半年时间,平整土地,垒围墙,加上了钢结构棚顶,一个拥有办公室、员工宿舍、标准化驴舍、饲料房等基础设施的现代化养殖场建成了。

记者:空心的,以前白牙不是空心的。

2014年,除了养驴之外,刁龙又开始多种经营,从内蒙古引进35峰骆驼,120匹骏马,提供给省内外的旅游景点、度假村、儿童乐园,获得不少的收益。就连驴粪、马粪也被当地果农购买,成为有机肥料,一立方40元的价格售出,仅此一项每年收入六七万元。同时,养殖场每年大量收购玉米秆做饲料,既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又避免了焚烧污染,真是一举两得。

母亲:压力大,200万,还有利息。

记者:据说在建养殖场开始的一年半时间,只见投资不见回报,你当时的压力非常大,那么,你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记者:九百九。哦就是咱们的五四三二一,六七八九,那一万呢?你怎么知道这是一万还是一千。

但创业有风险,要做好足够的准备和积累。不要盲目不要盲从,但有想法一定要去做。

刁龙:我一定要先把钱还了,让这个厂子活下去,把它做活了。用最短的时间把驴的价值最大化。

从外企辞职回家养驴的“关中驴王”刁龙

记者:看得准吗?

记者采访时,刁龙坦言,刚回到农村时,自己也感到不适应,毕竟在城市生活惯了,那会放学后或者一下班了,与同学、同事喝酒聊天,上网看新闻、玩游戏,感觉每天都过的特别舒心。回到乡下后,在这里没有朋友聊天,没有哥们关心,面对的只有一群不会说话的毛驴,只能一人孤独的坚守。

刁龙:我说那你这货源在哪弄,他说货源都在外地呢。当时心里就想说,既然生意这么好,货源都要从外地调,有养驴的地方最主要就是在山东。我就想中国这么大,你一个山东你能供全国吗?

创业初期刁龙信心百倍,2012年12月,驴场竣工时,他激动的泪流满面。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他的女朋友小张,辞去了在北京的工作,从大城市回到陕西农村和他一起创业,当年圣诞节他们举办了简易的婚礼。暂短的喜悦过后,刁龙一下感受了身上的压力。

在我国内蒙古,宁夏,甘肃,陕西等地,大型牲畜交易依旧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在带着黄土味道的交易现场,一个身影格外显眼,相比其他人,他看上去明显年轻稚嫩的多。

昔日的大学毕业生、外企白领,现任陕西三牧关中驴养殖场场长的刁龙,在距此1公里远的附属企业驴肉食品加工厂刚刚接待一批来自铜川开驴肉餐馆的客人,经过现场考察养殖场的规模,品尝了关中驴肉后,下一步他们将和刁龙签订长期供货合同……带着一脸兴奋和疲惫的刁龙在他的简易办公室接待了记者。

儿子辞职要回家,扬言要把驴财发,初生牛犊不怕虎,吃亏上当被忽悠,偶尔还得被驴踢。看陕西犟小伙儿如何发驴财。他就是刁龙。给驴洗澡,打扫驴舍,喂驴是刁龙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别看他年纪轻轻…

2013年底,刁龙又注册了一家食品厂,专门由其父亲负责做生熟驴肉加工。但是,一头关中驴从生下来到出栏需要1年半时间,到完全具备生殖能力大约需要2年半的时间,周期太长,他只能到外地大量的收购关中驴,于是他就拜当年曾在生产队当过牲畜交易员(“牙子”)的大伯刁照忠为师,到山东、甘肃、青海等地大量收购关中驴。

刁龙:我就感觉一个金光闪闪的驴朝我奔过来这种感觉。

就在经营最困难的时候,刁龙发现在陕西驴肉并不是主流,而在山东河南等流行吃驴肉的地方,早就有带皮驴肉了。他发现了陕西地区带皮驴肉的空白,决定靠带皮驴肉赚钱。而带皮驴肉的价格要比不带皮驴肉高出三分之一,并且养殖周期还能缩短一半,刁龙根据客户的需要,还把驴肉分割成30多个部位,不同部位不同价钱。他背着自己制作的带皮驴肉,在西安、咸阳、三原等地的驴肉餐馆,挨家挨户推销自己的产品,并请餐馆的老板到自己的养驴基地和食品加工厂现场参观,获得用户的信赖,一下打开了局面。现在,刁龙为陕西大大小小上百家饭店提供驴肉,仅三原县城就有几十家驴肉店和驴肉泡馍馆。

记者:那这个价位您心里接受吗?

2012年1月,刁龙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在同事和公司主管领导的再三挽留下,毅然决然背着行李搭车回到了老家当上了“驴倌”,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创业之路。经过三年的打拼,如今成为拥有一家关中驴养殖场和1000平方米的驴肉加工厂,身价上千万的民营老板,被人形象的誉为“关中驴王”。

记者:那真不少。

刁龙:那时候,全家人都替我着急,毕竟投入了那么多钱,一旦破产,后果真是不敢设想。那会儿,我爸爸天天在养殖场里转,就盼着母驴尽快生小驴。家里人不止一次问我:“什么时间才能见效益吗?”第二年我的儿子出生了,为了节省开支,除了保证孩子买奶粉和营养供应,一家人缩衣节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当时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说:“既然认准了方向就要坚持到底。”

记者:我看刚才这驴您不太愿意卖。

大学毕业生自谋出路,自主创业,是大势所趋,所以,应届大学毕业生不要局限于考研、考公务员、出国留学深造、到企业当一名白领,其实,条条道路通北京,只要选择好目标,就不妨大胆地走下去,他们毕竟还年轻,就是走几步弯路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刁龙的选择尽管没有可复制性,但是对于未来的大学毕业生还是有一定的参考学习意义。

饭店老板:跟我们聊聊天,问你们的产品哪里来,技术哪里来的,货源哪里来的。我们也感觉他跟别人不一样。

过了三年平稳的白领生活,刁龙突然想换一种活法,自己给自己当老板。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研究,他发现陕西土产的关中驴现在几乎绝迹,却在甘肃、青海等地饲养繁殖,在山东、河南等地关中驴的带皮肉吃法大受欢迎,“如今关中乡下很少有人养驴,规模化养驴是一项空白,再说从家畜种类保护,我觉得也值得一干。”

虽然只会两招,威力也不小,就在我们拍摄时,意外发生了。

金沙4787.com 1

他叫刁龙,今年28岁,年纪不大,却建立了关中地区数一数二的养驴基地,年创销售额1200万元。今天,他和大伯来这个交易市场要找一种特别的驴,他们看中了一头,可谈价钱时有些不顺利。

一次说服不了父母,就来第二次、第三次……那段时间,只要一到周末双休日,刁龙就坐班车从西安回到三原老家不厌其烦做父母的思想工作,经过半年时间拉锯式的“谈判”,父母只好被迫同意支持他的选择。

刁龙:我觉得想起了太多这几年的一幕一幕,内心里面觉得这一切都挺过来了,挺不容易的。

刁龙:这个问题我也曾想过,特别是在资金链出现短缺的时候,我常常失眠。对于未来的结局,我想,一个就是继续坚持,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再一个就是从头再来,另谋出路。实在不行,下半辈子想尽办法给人还债。

直到一天,一个小伙子的到来,这家饭店出现了转机。

为了节省开支,赶到目的地后,他们住最便宜的旅店,每天早晨天不亮,就急匆匆起床,到牲畜交易场和养驴户、牙子砍价买驴。由于出道不久,缺乏经验,难免出现看走眼的时候,最倒霉的一次他们竟然一下损失了7000多元。

记者:垂耳朵就是要打仗。

从外企白领到“关中驴王”

食客:好吃,香。

最多一次亏了7000多元

刁龙:再高就不要了。

大学生创业就业不必固守城市

妻子:他做了这个以后,你看这附近新开了好多驴肉馆,都找他供货。

身穿黑色羽绒服,戴着一副眼镜,为人低调的刁龙,1987年出生,是三原县鲁桥镇武家村人,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2006年,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西安外事学院,学的是物流管理专业。大学毕业时,靠自己的工作实力,口才和应变能力,被西安一家外企录用,并很快当上了部门主管,每月收入4000多元。

大伯:过了这个机会就没有机会了。

“既然认准了方向就要坚持到底”

大学同学孙韩:爱情的话,当时大家都特别羡慕,一个白富美。我们大学有个群,大家都称呼他刁百万。

刁龙的弟弟刁成,从西安交大毕业后,到美国公派留学,当上了“洋博士”,在美国一家企业干得非常出色,成为当地村民羡慕称赞的对象,也成了刁家族人的骄傲。对于刁龙辞职回家当驴倌,不但他的家人难以接受,村里的乡党,背后议论说;“刁家大娃读书读傻了,放着城里的好日子不过,非要跑回农村下苦养驴,那十几年书真是白念了。”

饭店老板:丰富大家认识了,这不是一个火烧店,还有很多选择。

说起自己当初的选择,刁龙以自己的创业经历,劝告那些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就业选择不一定非要固守城市,呆在高大舒适的写字楼里,在农村、在基层也有着广阔的创业、就业天地,在那里同样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这两年,刁龙被驴踢过不止一次,好在没有大碍。对刁龙来说,被踢事小,被骗才事大。原来,就在一年之前,刁龙就被骗了。

在大门的正对面就是饲养场,由三间钢结构的长条形大棚组成,设有1000个牲口饮食栏位,分成肉驴、种驴、母驴和幼驴不同的饲养区域,还有驴马活动场地。场内拥有关中驴600头,骆驼12峰、马100匹,是陕西目前最大的关中驴养殖销售基地。

凌晨四点,庆城县的一个角落已然开始热闹起来。到了五点半,上百辆拉着牲畜的车准时启动,开进这个山坳。每个月逢农历4,7,这里就会进行牲畜交易。

2012年11月,刁龙去甘肃、青海等地,一次性引进关中驴140多头。随后,他在村里找了几个养过毛驴的老人帮忙。由于毛驴本身好饲养又不容易生病,加上家人的帮忙,毛驴养殖很快走上了正轨。

大伯:听我侄子的,他做主,他老板。

多少大学生希望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有个好收入,或者投身互联网时代。而在咸阳市三原县却有一位大学毕业生刁龙,他在外企工作了三年,选择了离开办公室,回自己乡下老家,养起了驴当起了“驴倌”,三年时间坐拥千万资产,他建立的三牧关中驴养殖场成为陕西“关中驴”养殖屠宰销售最大的民营企业。

刁龙:我说你知道带皮驴肉吗?

11月18日,记者慕名来到了三原县鲁桥镇三牧关中驴养殖场,只见进门处是一排水泥、砖头结构的平房,设有办公室、职工休息宿舍和简易的厨房。在这个占地35亩的养殖场,雇佣当地农民工12人,实行半自动化的标准养殖。

那个来吃饭的小伙子正是刁龙。

记者采访时,28岁的刁龙以自己的创业经历,劝告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就业选择不一定非要固守城市,呆在高大舒适的写字楼里,在农村、在基层也有着广阔的创业、就业天地,在那里同样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记者:哦 能看出来。

刁龙:七八个小时回家一看,肚子都瘪了。在卖之前给驴喝了很多水,吃了很多料。

卖驴人:就这个价。

大伯很心疼,一下白白花了七千元的冤枉钱,这买驴的钱可全是借的啊。从建场开始一年半的时间,只花钱不见钱。
全家人都替刁龙着急,那时候父亲天天在养殖场里转,就盼着母驴尽快生小驴。可驴一次只有一胎,从哺乳到成驴出栏也要两年半时间,难道要等到两年半才见效益吗?那时候,刁龙的儿子出生没多久,一家人日子过得很紧巴。

刁龙:我是养驴场的老板,现在在开发一个新产品就是带皮驴肉。

他就是刁龙。给驴洗澡,打扫驴舍,喂驴是刁龙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别看他年纪轻轻,可干啥像啥。就在2016年,刁龙还开了饭店,当了饭店老板也是有模有样,当然他的饭店主打的还是驴肉。刁龙是铁了心要发驴财,而就在2015年记者第一次采访刁龙的时候,他全家可没一个看好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而此时,刁龙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在陕西,随处可见羊肉泡馍,刁龙从这道陕西名小吃上找到了灵感,能不能推出一道驴肉泡馍呢?

记者:但是都会忍下去。

刁龙:会有一点想流泪的感觉。

刁龙:说到西安,就是羊肉泡,水盆羊肉,那是不是能把驴肉打造成陕西又一道名片。

刁龙:你看这大牙,没有换牙的话都是白牙,牙都是白的,你看这换过,1234,换了四颗牙了,黄色的,换过的。而且换过的牙牙中间是空的。你让它张开能看见。

刁龙:多少钱?

饭店老板:最惨淡的时候一天服务员比客人还多。

古训说无中间人不成事,牲畜交易一定要有中间人才能进行,这中间人还有个专门的称呼,叫牙子。牙子帮助买家和卖家谈价钱,中间提取中介费。好的牙子判断一头牲口的出肉率上下不会超过三斤,出的价钱也要精准。而出价也有特殊方式,那就是暗箱操作:两人把手藏在衣服底下或者用胳膊挡着出价,这种交易方式叫做:ldquo;捏码子rdquo;
据说捏码子始于汉代,盛行于明清,保留至今。之所以不用嘴说,用手捏,就是为了保证谈的价钱不让旁人听到以至于搅了生意。

刁龙:疼。这还踢红了,明天早上会青一些。

记者:你说个数,咱俩捏。

卖家:接受接受。

刁龙:大家就觉得还有驴肉泡馍呢,来尝尝,把传统的东西做得不一样。

食客:以前没吃过。

交易员:对。

记者:疼吗?

老板娘:大家爱吃羊肉,我们做了以后发现这个驴肉也是不错。

记者:这样是判断年龄的,那它现在有几岁。

关中驴产自关中,是中国所有驴种中体格最大的。随着农业现代化,曾经作为劳动力的关中驴大幅度减少,纯种的关中驴更是一驴难求,只有在甘肃一些偏僻的山村才会有关中驴,刁龙就想要把家乡的这个古老驴种做大,不仅有经济效益,还能对关中驴起到保护作用。

这头关中驴是养殖场里的男一号,经常会受到刁龙的特别待遇,
可有时,这男一号种公驴难免引起其他公驴的羡慕嫉妒恨。

记者:好可爱。

在陕西,驴肉并不是主流,而在山东河南等流行吃驴肉的地方,早就有带皮驴肉了。刁龙也是发现了陕西地区带皮驴肉的空白,决定靠带皮驴肉赚钱。带皮驴肉必须是一年多的小驴,皮才能煮得烂。带皮驴肉的价格要比不带皮驴肉高出三分之一,而养殖周期还能缩短一半,刁龙还把驴肉分割成30多个部位,不同部位不同价钱,这就是刁龙用最短时间,把驴的价值最大化的方法。刁龙找了陕西多家驴肉馆,推销带皮驴肉,一下打开了局面。

刁龙:我不想上班了,我想辞职呢。

大伯:啥也不懂,比如值3000元,或者2500,他出4000,你说赔钱不赔钱。

刁龙的儿子今年四岁,小家伙最开始会叫的是妈,然后是爸,接着就是学驴叫。

刁龙:可能就会眯下眼睛,
低下头,抬起头来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因为眼泪解决不了问题。

现场:好玩吗?

驴打架,第一招是嚎叫示威;驴打架第二招就是用腿踢。驴只会这两招,正所谓黔驴技穷。

仅仅建了驴场,连一头驴都没见着呢,就欠了200万外债,这个小伙子能如预期那样大发驴财吗?

现在,刁龙为陕西大大小小上百家饭店提供驴肉,而且,他还自己开了家饭店。2016年驴的销售额达到了1200万。现在,他的养殖场存驴达到800多头,他还要经常去甘肃等地寻找关中驴,尤其是一年多的小驴。他还在养殖场闲置的地方养了骆驼和马,和当地的旅游景点合作,一年也有上百万的收入。

这时刁龙才表明身份。

记者:手机没事,你确定。幸好用手机挡了一下。

刁龙的父亲在村里也是个人物,酱牛肉的手艺十里八乡闻名,靠着熟食生意积攒下来的家底儿被儿子三两下投进了驴场,老爷子不免上火。父亲觉得儿子太不听话,可刁龙心里有自己的算盘。

刁龙告诉记者,判断一头关中驴是否纯种,除了看个头大小,还有个口诀:粉鼻,亮眼,白肚皮。

酱驴肉店老板:兴起的一个很有特色有特点的这样一个东西,大家都很惊讶,驴肉还有带皮的。一天两三万元。

刁龙:踢了一下,手机在这装着,把我踢疼了。

刁龙:一定要想尽各种办法说服他们,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做。

工作两年,刁龙手里只有十万的积蓄,想建一个养驴场,还要靠父亲支持。可老爷子怎能想到,儿子不仅一下就花光了家底儿,还背上了200万的外债。

刁龙:我看驴能把你养了!

父亲:上这么多年学,你还回来养驴了。

大伯:可以。

那么这捏码子到底有啥玄机?

刁龙:而且没有换牙,换的牙都是长牙,而且发黄。没换牙,白得很。

刁龙:做事情既然做就要做大一些。规模就是效益,规模就是利润。如果你有了规模,不管你跟厂家去谈也要,还是去跟大型酒店去谈也好,他们才能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跟他们合作。

记者:四百五。你再说个数。

大伯:他要8000元。咋样咋样。

刁龙铁了心要辞职养驴,是源自他在西安的一家驴肉火烧店和老板的对话。

刁龙:这头种公,是这里面,我们目前关中驴基因最好的。它的体高在155厘米以上。关中驴体格非常大。

2012年年底驴场竣工,刁龙带着交易员深入到甘肃各个农村寻找关中驴,他要大量购买种公驴和母驴,尽快繁育,扩充驴场。在刁龙的养殖场,有一头种公驴,是迄今为止刁龙最得意的一头,

2010年从西安外事学院物流管理专业毕业,刁龙进入一家跨国企业工作,可就在2012年的一天,刁龙回到老家,和父亲进行了这样一场对话。

饭店:干锅带皮驴肉!

大伯:一拉屎一拉尿,在那看400斤,到家350斤,多花了7000元钱。

父亲:你在那边干得好好得,一个月给你几千块钱的工资。

刁龙通过调查发现,近年来驴的价格一路飙升,驴皮驴肉都很走俏。一直有创业梦想的刁龙决定回家养驴。和父亲谈了好几次,终于争得父母同意。

刁龙:幸亏我闪了一下。我一看不对,赶紧闪。正好踢手机上了。

大伯:可以。

儿子辞职要回家,扬言要把驴财发,初生牛犊不怕虎,吃亏上当被忽悠,偶尔还得被驴踢。看陕西犟小伙儿如何发驴财。

大伯:你胡说不。

刁龙心里清楚,自己给的价钱合理,卖驴的老头儿无非是想多赚一笔,才拧着不卖,和交易员私语两句,
经验老道的交易员心领神会,立刻交上100元定金。

他在我们的镜头前也是意气风发。

父亲:把驴这个情况跟我说了好几次,既然你下决心弄,那我就支持。

记者:就这两年才有。好吃吗?

可我们却也看到风发之后偷偷抹眼泪的他。

大伯觉得卖家出价太高,而卖驴的老头坚决不让价,双方就这么拧上了。大伯和刁龙商量,最后侄子发了话。

刁龙当时就决定买下这一车关中驴,对方要求要称了重量按斤数卖,刁龙没多想,也同意了。

刁龙:它现在4岁。你看,你看这小驴,这牙你看白不白。它只有两颗牙。

在西安的这家驴肉馆,宾客盈门,生意火爆,而就在一年之前,这家店差点就经营不下去了。

卖家:愿意愿意。

父亲:养殖你弄那么大,你弄啥。搭个棚棚都能养。我的意思建个三二百头,一二百头就可以了。

那一天,一个小伙子来店里吃饭,老板发觉他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刁龙:弄啥?我想养驴。

在大学同学眼里,婚姻事业双丰收的刁龙简直是人生赢家。

大学同学李俊茂:千万了,还百万。

刁龙年纪不大,看牲口出价却稳准狠。

交易员:牲口大肥肉。

交易员:四百六。

记者:啊 你没事吧?手机踢坏了。

饭店老板:带皮驴肉有个条件,就是要肉质非常新鲜,这恰恰是我们的短板,我们的货源非常少。我们也是求之不得,在到处寻找,也是一个双方互相选择的结果。

在刁龙的建议下,
这家驴肉馆的菜品全部换新,并增加很多新菜,主打带皮驴肉。

记者:现在他的水平怎么样。

刁龙:你看它们要咬仗,就垂耳朵。就是咬发凶, 就是要要仗了,

刁龙:直接在车上装着就没下车,整个一车关中驴非常黑,光亮光亮的,吃得都是圆圆的肚子。

刁龙:我的未来不是梦!

记者:七百五。

今天,刁龙的大学室友来他的养驴场参观,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驴,小伙伴们很兴奋,要来一场骑驴比赛。

父亲:我是坚决不同意。

记者:我看到你擦眼泪了。

【金沙4787.com】王大爷说的后生就是三牧关中驴养殖场老板刁龙,牲畜交易一定要有中间人才能进行。当初的毛头小伙儿如今能够独当一面,大伯也觉得欣慰。今天,刁龙看了很多驴,却没几头满意,因为他要找的不是一般的驴,而是关中驴。

儿子一天天长大,父亲押上了全部家当,自己背着两百多万的外债,刁龙该怎么办呢?

那次,在一个牲畜交易中心,刁龙看到一车关中驴,有20多头,把他兴奋坏了。

很快,三原县就跟风出现了十几家驴肉泡馍店。

交易员:四百五。

原来,刁龙要规模化养驴,他要把养驴场按1000头的规模来建造。前前后后,父亲把老本儿70万都给了他,还是远远不够,还要向银行贷款,一下子欠了200万,父亲急了。

那天,刁龙和饭店老板聊了很久,最后才慢慢地切入主题。

对于驴,刁龙现在绝对算是个专家。

如今,父亲不做酱牛肉改做酱驴肉了;

记者:这个不难,难的是看准这个价钱。

称了重,交了钱,一车驴拉走,可回到家,刁龙傻了眼。

妻子:买奶粉,就买一罐,先喝着。

饭店老板:我就纳闷了你有货源吗?

记者:哦,现在变刁千万了。

记者:当初他是啥也不懂。

在创业路上,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他又是如何大发驴财的呢?

在牲口身上喷上记号,这驴就算拿下了。

刁龙:对我就假装一个顾客的身份跟他去了,如果上来就说我是卖驴肉的你买我的驴肉的,从营销上来说也是不好的,他心理会有戒备。

说干就干,刁龙找到一些经营羊肉泡馍的店,免费给他们提供驴肉,让他们做驴肉泡馍试试。

相关文章